Categories
冬奧

《紐約時報》曝俄花滑美少女瓦莉娃送檢樣本 驗出3種物質

▲俄羅斯花滑美少女瓦莉娃。(圖/CFP)

文/中央社

「紐約時報」今天報導,俄羅斯花式溜冰美少女瓦莉娃(Kamila Valieva)涉服禁藥在北京冬奧掀波,在她送檢的樣本中,發現3種用以治療心臟病的差異物質。

法新社報導,瓦莉娃在冬奧比賽期間,得知她去年12月藥檢驗出對曲美他嗪(trimetazidine)呈陽性反應。曲美他嗪是用於治療心絞痛藥物,也可以增強耐力。 體育仲裁法庭(CAS)昨天裁定,她可以繼續在冬奧參賽,但不代表她已清掃涉用禁藥且仍可能在日後面臨懲處。

[廣告]請繼續往下閱讀…

紐時報導,瓦莉娃送檢樣本還驗出心臟病用藥hypoxen和左旋肉酸(L-carnitine),這兩種藥不在天下反禁藥組織(World Anti-Doping Agency, WADA)禁用之列。 報導指出,在13日送交體育仲裁法庭聽證的文件中,有瓦莉娃送檢樣本驗出差異物質的陳述。

體育仲裁法庭最終裁定準許瓦莉娃完成比賽,但這項裁決引發爭議。 國際奧會(IOC)紀律委員會常任主席歐斯華(Denis Oswald)在北京告訴記者,瓦莉娃在體育仲裁法庭聽證示意,她檢測呈陽性是因為她「沾到」祖父的藥物。

俄羅斯媒體報導,瓦莉娃據稱與祖父共用相同的玻璃杯,她的祖父為治療心臟病服用曲美他嗪。 紐時報導,瓦莉娃的祖父9日提供俄羅斯反禁藥官員一段預錄影片,他在影片中示意使用曲美他嗪是在治療(心臟病)「發作」。 瓦莉娃的祖父在影片中展示藥包。

紐時報導,瓦莉娃的母親在統一場聽證中指出,瓦莉娃送檢樣本被驗出含有hypoxen物質是在治療心臟問題。 她還說,瓦莉娃的祖父天天都陪著她練習。

▼俄羅斯花滑美少女瓦莉娃。(圖/CFP)

Categories
冬奧

戰勝成名高壓束縛 美籍韓裔雪板能手金善連兩屆摘金

▲美籍韓裔雪板能手金善(Chloe Kim)。(圖/達志影像/美聯社)

文/中央社

美籍韓裔雪板能手金善(Chloe Kim)賽前摘金呼聲頗高,她今天不負眾望,在北京冬奧蟬聯女子半管冠軍寶座。

年僅21歲的金善在第一回合就以1080度技巧繳出94.00分高分,讓她獲得幾乎難以逾越的領先優勢,第二回合挑戰1260度失敗後,在終點區觀賽的美中混血女子自由式滑雪能手谷愛凌(Eileen Gu)給了她一個擁抱,儘管第三回合挑戰仍以失敗告終,她的成績依然領先群倫,最終順利摘金。

[廣告]請繼續往下閱讀…

▼谷愛凌為美籍韓裔雪板能手金善加油。(圖/達志影像/美聯社)

2018年,當時年僅17歲的金善在平昌冬奧勇奪女子半管金牌,寫下冬奧雪板最年輕女運動員金牌得主紀錄。 法新社報導,金善在奧運一戰成名後,面對隨之而來的排山倒海壓力,她選擇休息兩年再戰。

西班牙能手卡斯特列(Queralt Castellet)今天以90.25分捧回銀牌,銅牌得主則是拿下88.25分的日本選手富田瀨奈。 儘管獲谷愛凌和主場觀眾揮舞旗幟鼎力支持,中國選手蔡雪桐以81.25分名列第4。

▲美籍韓裔雪板能手金善(Chloe Kim)北京冬奧蟬聯女子半管冠軍寶座。(圖/達志影像/美聯社)

Categories
高梨沙羅

「滑雪女神」被判犯規淚崩 高梨沙羅超正私照曝!南韓滅團怒抗議

▲日本滑雪女神高梨沙羅賽後崩潰爆哭 。(圖/路透,下同)

記者閔文昱、謝孟儒/綜合報導

北京冬奧的各項爭議不斷,在跳台滑雪夾雜項目,日本滑雪女神高梨沙羅在第一跳之後卻被判斷服裝違規,該跳成績作廢不算,讓她當場爆哭。另外,南韓短道速滑選手黃大憲及李俊瑞在準決賽中,也因裁判判斷2人犯規,遭到作廢資格,南韓代表團8日在記者會示意,除了表達強烈抗議外,還將要訴諸國際體育仲裁法庭(CAS)。

[廣告]請繼續往下閱讀…

綜合外媒報導,25歲的高梨沙羅在前一天跳台滑雪夾雜項目第一跳跳出103公尺,獲得124.5分,沒想到第二跳前,卻被判斷在裝束大腿的服裝大了2公分,不相符規定,以是第一跳成績遭到作廢,日本最終拿下第4,和銅牌的加拿大隻差了8.3分。另外,包羅奧地利、挪威、德國等,也有5位選手被作廢成績。

▲高梨沙羅。(圖/翻攝自IG/sara.takanashi,下同)

高梨沙羅當場爆哭,連外國選手都紛紛上前撫慰,日本女子跳台滑雪教練鷲沢徹示意,「高梨選手在第一跳結束後被突擊檢查,這不是她的錯,是因為事情人員確認不足。」同樣也被作廢成績的挪威選手奧普塞特(Silje Opseth)更痛批,裁判在測量時基本沒有遵照正常程序,「他們用完全差其餘方式測量,我們必須用和過去比賽差其餘方式站立,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。」

高梨沙羅8日晚間也在IG發文示意,對於自己在夾雜團體賽中被作廢資格,剝奪了日本隊獲得獎牌的機會,她感應異常負疚,「但縱然我致歉,獎牌也不會回來,衷心希望跳台滑雪等精彩的比賽不會是這樣一團糟,而是一個參賽者和團隊都可以純粹享受相互的地方。」

除了跳台滑雪夾雜項目,短道速滑男子1000公尺準決賽也出現爭議,韓國3名選手全數於準決賽止步,其中黃大憲與李俊瑞原天職佔小組第一及第二名,但裁判分別以「非法逾越引致接觸」以及「衝線時轉線違規」,判斷2人出局,而中國代表則因此有3人進入決賽,讓南韓代表團8日怒開記者會,痛批裁判判決不公。

▲南韓能手黃大憲遭作廢成績。(圖/路透)

南韓體育代表團團長尹洪根示意,他們先前已向國際冰上競技聯盟提出抗議,但遭到駁回,之後將會與主席巴赫(Thomas Bach)面談,並將這次不公裁判訴諸國際體育仲裁法庭(CAS),以阻止類似情況再次發生。國際滑聯裁判、韓國短道速滑支援團團長崔龍九則直言,裁判左袒中國隊,讓其他選手淪為主場優勢的犧牲品。

 ►按這訂閱Podcast《小編沒收工》天天熱門話題聊不完

Categories
冬奧

日本跳台滑雪女神服裝違規爆哭!5人被作廢成績 外媒傻眼

▲高梨沙羅在北京冬奧跳台滑雪夾雜項目被判斷服裝違規後爆哭 。(圖/CFP)

記者謝孟儒/綜合報導 

北京冬奧的各項爭議不斷,在跳台滑雪夾雜項目,日本滑雪女神高梨沙羅在第一跳之後卻被判斷服裝違規,該跳成績作廢不算,讓他當場爆哭,不過這次項目一共有5位選手都是因為服裝不及格被作廢成績,也讓外媒傻眼。

25歲的高梨沙羅曾經拿下2012年冬季青年奧運個人金牌,並在天下盃系列賽累積取得61座冠軍,被譽為是日本跳台滑雪女神,他在前一天跳台滑雪夾雜項目第一跳跳出103公尺,獲得124.5分,沒想到第二跳前,卻被判斷在裝束大腿的服裝大了2公分,不相符規定,以是第一跳成績遭到作廢。

[廣告]請繼續往下閱讀…

高梨沙羅當場爆哭,連外國選手都紛紛上前撫慰,日本女子跳台滑雪教練鷲沢徹示意,「高梨選手在第一跳結束後被突擊檢查,這不是他的錯,是因為事情人員確認不足。」在少了高梨沙羅這一跳的分數下,日本最終拿下第4,和銅牌的加拿大隻差了8.3分,不過高梨沙羅並不是全場唯逐一個因為服裝問題,被作廢成績的選手。

這次的比賽包羅奧地利、挪威、德國等就有5位選手被作廢成績,也讓外媒傻眼,歐洲媒體《Eurosport》更以「鬧劇」來形容,也被作廢成績的挪威選手奧普塞特(Silje Opseth)就說,「裁判在測量時基本沒有遵照正常程序,他們用完全差其餘方式測量,我們必須用和過去比賽差其餘方式站立,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。」